产品分类

联系方式

国学砚官网

地址:中国浙江省杭州市万科良渚文化村白鹭郡南30幢
电话:0571-8522~5199
传真:0571-8522~5166
联系人:同福二哥【晓风】
电话:13587005533
Email:chenghaohang@tom.com
网址:gxyan.com

产品展示

首页 > 产品中心 > 详细内容

〖集部.文论〗词源

这是一部有影响的词论专著,著者张炎(1248~132?)。此书分为制曲、句法、字面、虚、清空、意趣、用事、咏物、节序、赋情、令曲、杂论等十三部分。上卷是音乐论,其论词律尤为详赡;下卷为创作论,所论多为词的形式。
作者
著者张炎,字叔夏,号玉田,又号乐笑翁,宋元间词人。祖籍西秦(今陕西),家居临安(今浙江杭州)。张浚的六世孙。祖父张濡,父张枢,皆能词善音律。宋亡,张濡被元人所杀。张炎落拓浪游。元世祖至元二十七年(1290),北游大都(今北京)。后失意南归,漫游江浙各地,曾设卜肆于四明,潦倒以死。著有《山中白云词》(又名《玉田词》)8卷,有中华书局1983年吴则虞辑校本;《词源》2卷,有《词话丛编》本及人民文学出版社版夏承焘校注本。
张炎词作,今存300多首。早年词学周邦彦,又深受姜夔词风的影响,注重格律、形式技巧,内容多写湖山游赏,风花雪月,“鼓吹春声于繁华世界,飘飘征情,节节弄拍,嘲明月以谑乐,卖落花而赔笑”(郑思肖《山中白云词》序),反映了贵族公子的悠闲生活。宋亡,国破家亡的伤痛,浪迹江湖的凄苦,使其词风渐变。张炎长于写景咏物,格调凄清,情思宛转。如〔解连环〕《孤雁》写道:“写不成书,只寄得相思一点”,刻画孤雁的神态精妙,寄情幽远,传诵一时,人称为“张孤雁”。又如〔南浦〕《春水》,写得形神兼胜。邓牧称此词“绝唱今古,人以‘张春水’目之”(《伯牙琴·张叔夏词集序》)。另外象〔高阳台〕《西湖春感》:“能几番游?看花又是明年。”〔甘州〕:“记玉关踏雪事清游,寒气脆貂裘。”以及〔月下笛〕:“万里孤云,清游渐远,故人何处?”等多寓伤今怀昔之情,凄楚苍凉。至于他与王沂孙、周密等交游唱和,所写的不少咏叹遗民身世的词作,尤能见“亡国之音哀以思”的特点。
张炎词作音律协洽,句琢字炼,雅丽清畅。《四库全书总目》称其词“苍凉激楚,即景抒情,备写其身世盛衰之感,非徒以翦红刻翠为工。至其研究声律,尤得神解,以之接武姜夔、居然后劲”。后世亦以姜、张并称。清初浙西词派极力推尊姜夔、张炎。朱□尊有“家白石(姜夔)而户玉田”之说(《静志居诗话》),并自称“倚新声玉田差近”(《解佩令》自题词集)。
《词源》 作词要素
第一要择腔。腔不韵则勿作。如塞翁吟之衰飒,帝台春之不顺,隔浦莲之寄煞,斗百花之无味是也。
第二要择律。律不应月,则不美。如十一月调须用正宫,元宵词必用仙吕官为宜也。
第三要填词按谱。自古作词,能依句者已少,依谱用字者,百无一二。词若歌韵不协,奚取焉。或谓善歌者,融化其字,则无疵。殊不知详制转折,用或不当,即失律,正旁偏侧,凌犯他宫,非复本调矣。
第四要随律押韵。如越调水龙吟、商调二郎神,皆合用平入声韵。古词俱押去声,所以转摺怪异,成不祥之音。昧律者反称赏之,是真可解颐而启齿也。
第五要立新意。若用前人诗词意为之,则蹈袭无足奇者。须自作不经人道语,或翻前人意,便觉出奇。或只能炼字,诵才数过,便无精神,不可不知也。更须忌三重四同,始为具美。
《词源》史书记载
乙卯岁,余以公事留杭数月,而玉田张君来,寓钱塘县之学舍。时主席方子仁始与余交,道玉田来所自,且怜其才,而不知余与玉田交且旧也,因相从欢甚。玉田为况,落寞似余,其故友张伯雨方为西湖福真费修主,闻之,遂挽去。子仁与余买小舟泛湖,同为道客,伯雨为设茗具馔,盘旋日入而归。玉田尝赋台城路咏归杭一词,录此卷 后。其词云:“当年不信江湖老,如今岁华惊晚。路改家迷,花空荫落,谁识重来刘阮。殊乡顿远,甚犹带羁怀,雁凄蛩怨。梦里忘归,乱浦烟浪片帆转。 闲门休叹故苑。杖藜游冶处,萧艾都遍。雨色云西,晴光水北,一洗悠然心眼。行行渐嬾。快料理幽寻,酒瓢诗卷。赖有湖边,时时鸥数点。”丁巳正月,江村民钱良祐书。
词与辞字通用,释文云,意内而言外也。意生言,言生声,声生律,律生调,故曲生焉。花间以前无集谱,秦周以后无雅声,源远而派别也。西秦玉田张君,著词源上下卷,推五音之数,演六律之谱,按月纪节,赋情咏物,自称得声律之学 于守斋杨公、南溪徐公。淳祐、景定间,王邸侯馆,歌舞升乎,居生处乐,不知老之将至。梨园白发,濞宫蛾眉,余情哀思,听者泪落。君亦因是弃家,客游无方,三十年矣。昔柳河东铭姜秘书,悯王孙之故态,铭马淑妇,感讴者之新声,言外之意,异世谁复知者。览兹词卷,抚几三叹。墙东叟陆文圭跋。
词源二卷,宋遗民张玉田撰。玉田生词与白石齐名,词之有姜张,如诗之有李杜也。姜张二君,皆能按谱制曲,是以词源论五音均拍,最为详赡。窃谓乐府一变而为词,词一变面为令,令一变而为北曲,北曲一变而为南曲。今以北曲之宫谱,考词之声律,十得八九焉。词源所论之乐色管色,即今笛色之六五上四合一凡也。管色应指字谱,七调之外若勾、尖一、小大、上小、大凡、大住、小住、掣折、大凡、打,乃吹头管者换调之指法也。宫调应指谱者,七宫指法起字及指法十二调之起字也。论拍眼云,以指尖应节候拍,即今之三眼一板也。花十六前衮、中衮、打前拍、打 后拍者,乃今之起板、收板、正板、赠板之类也。乐色拍眼,虽乐工之事,然填词家亦当究心,若舍此不论,岂能合律哉。细绎是书,律之最严者结声字,如商调结声是凡字,若用六字,则犯越调。学者以此类推,可免走腔落调之病矣。盖声律之学,在南宋时知之者已尠。故仇山村曰,腐儒村叟,酒边豪兴,引纸挥笔,动以东坡、稼轩、龙洲自况。极其至,四字沁园春,五字水调,七字鹧鸪天、步蟾官,拊几击缶,同声附和,如梵呗,如步虚,不知宫调为何物。令老伶俊倡,面称好而背窃笑,是岂足与言词哉。近日大江南北,盲词哑曲,塞破世界,人人以姜张自命者,幸无老伶俊倡窃笑之耳。竹西词客江藩跋。
叔夏乃循王之裔。宋史循王传,子五人,琦、厚、颜、正、仁,其后不可考。淳熙间最著者为张鎡功甫。史浩广寿慧云寺记称鎡为循王曾孙。石刻碑文后,有鎡孙柽跋,盖以五行相生为世次之名者,始 于功甫。功甫之子,赏心乐事,称为小庵主人,而佚其名。功甫之名从金,金生水,水生木,小庵主人之子所以名柽也。词源下卷云,先人晓畅音律,有寄闲集,旁缀音谱,刊行 于世。曾赋瑞鹤仙一词“卷帘人睡起”云云,此词乃张枢所作。枢字斗南,号云窗,一号寄闲老人。枢与柽名皆从木,是为弟兄行。木生火,故玉田生名炎也。以张氏世系计之,叔夏乃循王之六世孙。袁清容赠玉田诗,称为循王五世孙,误矣。考当日清和坊赐第甚隘,功甫移居南湖,而循王之子有居南园者,有居新市者,见南湖集中,皆缘赐第近市湫隘,而徙居他所耳。斗南有壶中天一阕,自注月夕登绘幅楼,与筼房各赋一解。绘幅楼在南湖之北园,乃功甫所居,或者斗南为功甫之孙,亦未可知也。江藩又记。
乐笑翁以故国王孙,遭时不偶,隐居落拓,遂自放于山水间。于是寓意歌词,流连光景,噫呜婉抑,备写其身世盛衰之感。山中白云词八卷,实能冠绝流辈,足与白石竞响,可谓词家龙象矣。别有词源二卷,上卷研究声律,探本穷微。下卷自音谱至杂论十五篇,附以杨守斋作词五要,计有六目。元明收藏家均未著录。陈眉公秘笈只载半卷,误以为乐府指迷。又以陆辅之词旨为乐府指迷之下卷。至本朝云间姚氏,又易名为沈伯时,承讹袭谬,愈传而愈失其真。此帙从元人旧钞誊写,误者涂乙之,错者刊正之,其不能臆改者,姑仍之,庶与山中白云相辅而行。读者当审字以协音,审音以定调,引伸触类,各有会心,洵倚声家之指南也。嘉庆庚午三月谷雨 后五日,澹生居士秦恩复跋。
是书刻于嘉庆庚午,阅十余年,而得戈子顺卿所校本,勘订讹谬,精严不苟。自哂前刻卤莽,几误古人,以误后学。爰取戈本重付梓人,公诸同好,庶免鱼鲁之讹。顺卿名载,吴县名诸生。博学无所不该,兼工词,深 于律吕之学,得诸庭训居多。名父之子,具有渊源,顾丈润苹所志戈孝子墓铭,可以得其大略矣。道光戊子八月,词隐老人再记。
右词源二卷,宋张炎撰。案炎字叔夏、玉田,又号乐笑翁,临安人,张循王五世孙。宋亡后,纵游浙东西,落拓而卒。工长短句,邓牧心伯矛琴,称其以春水词得名,人称张春水。孔行素至正直记,称其孤雁词得名,人称张孤雁。厉樊榭山中白云词跋并引之。其实玉田词三百首,几 于无一不工,所长原不止此也。樊榭论词绝句第七首自注云:玉田词本其父寄闲翁。翁名枢,字斗南,有词在周草窗绝妙好词中。然玉田实有跨灶之兴,前无古人, 后无来者,惟白石老仙,足与抗衡耳。研究声律,尤得神解,故所著书,类足为词家圭臬。是编为秦澹生太史所刻,跋称元明收藏家,均未著录,从元人旧钞誊写云。又绝妙好词践附录厉樊榭跋,有引张玉田乐府指迷语,则樊榭与查莲坡所见,均非完本也。然钱遵王读书敏求记实已著录,称上卷详考律吕,下卷泛论乐章。凌廷堪燕乐考原亦曾引是书,顾樊榭与莲坡均未得见耶。惟彭甘亭小谟觞馆集,徵刻宋人词学四书启,纪其原委最详。称究律吕之微,穷分寸之要,大晟乐府,遗规可稽,则白石道人歌曲, 叔碧鸡漫志而外,惟词源一书为之总统。原本上下分编,世传乐府指迷即其下卷。明陈仲醇续刊秘笈,妄析全书之半,删改总序一篇,袭用沈伯时乐府指迷之称,移甲就乙。由是词源之名,讹为子目,慎孰甚焉,则洞见症矣,何胜国诸贤之轻 于窜乱故籍也。咸丰癸丑竹醉日,南海伍崇曜跋。
仪徵阮氏研经堂外集,载四库未收古书提要云:词源二卷,宋张炎撰。炎有山中白云词,四库全书已著录。是编依元人旧钞影写,上卷详论五音十二律,律吕相生,以及宫调管色诸事,厘析精允。间系以图,与姜白石歌词九歌琴曲所记用字纪声之法,大略相同。下卷历论音谱、拍眼、制曲、句法、字面、虚字、清空、意趣、用事、咏物、节序、赋情、离情、令曲、杂论、五要十六篇,并足以见宋代乐府之制。自明陈继儒改窜炎书,刊入续秘笈中,而又袭用沈伯时乐府之名,遂失其真。微此几无以辨其非。盖前明著录之家,自陶九戍说郛广录伪书,自后多踵其弊也。
许增榆园丛书云:叔夏所著词源二卷,穷声律之窅妙,启来学之准范,为填词家不可少之书。陈眉公续秘笈,仅载下卷,以乐府指迷标题。四库存目仍其名。中间帝虎陶阴,指不胜屈。曹南巢附刻 于白云词之后,复加删乙,所存才什之二三。阮文达采进四库未收古书,始著录焉。江都秦敦甫恩复,从元人旧钞足本刊行,近亦仅有存者。兹照秦本重刊,以公同好,或庶几焉。敦甫刻词源,在嘉庆庚午。阅十九年,得吴县戈顺卿载校定本,知前刻谬 讹尚多,复加厘刻。兹从敦甫道光戊子重刻本,益无遗憾矣。


【下一页】 《童子拜观音》西砚